劳保协理员的“双面人生”

时间: 2022-05-13 01:54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花丹萍,女,汉族,1990年9月12日出生,江苏东台市人,大专文化。2015年4月至2020年4月,任海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施秦村劳动保障协理员;2020年5月至案发,任海安市西场街道施秦村劳动保障协理员。2021年4月,因犯贪污罪、诈骗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。

  目光空洞,神情呆滞,紧握手机的手不停颤抖,这是花丹萍被带走时的状态。没有人会将眼前这个样貌普通、身形臃肿的女人跟“白富美”建立联系。更难以想象的是,她的微信朋友圈竟“住”着另外一个女人,肤白貌美、阳光时尚,那是她想象中自己的模样,也是在网络世界中别人以为的她的模样。在长达4年8个月的时间里,她一直在网络虚拟世界里苦心经营着自己“精致”的另一面人生,享受着浮华虚荣带来的快感,哪怕这份短暂的快感带给自己与他人的是痛苦与欺骗。

  花丹萍出生于东台市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虽然家境不好,但身为家中“老二”的她一直被家人宠着长大,哪怕是在农忙时节,也从未被要求干过农活。在父母起早贪黑劳作的时候,她要么在家看电视,要么出去玩耍,有时甚至连老师布置的作业也懒得写。这样的成长经历让她渐渐养成了好吃懒做、心高气傲,以自我为中心的坏习性。

  爱美是女孩的天性,上学时候的花丹萍一直因为自己的肥胖而感到自卑,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接触到了一款网络游戏——劲舞团,里面的人物形象个个青春靓丽,她很快被游戏吸引住了,把里面的人物幻想成自己,经常逃课去网吧,还一度将买学习资料的钱用来买游戏装备。

  “接触到劲舞团的时候,第一眼便被游戏画面吸引住了,这个游戏可以通过购买商城衣服装备进行搭配,我当时就迷上了收集各种装备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、展示自己的优越感,但是收集装备是要花费大量金钱的,我无法自拔地越陷越深。”越陷越深的花丹萍甚至在游戏中谈起了“恋爱”,2018年11月至2020年8月间,花丹萍与薛某在网络游戏中结识,明明已婚的她,通过从社交软件下载好看的美女图片将自己包装成未婚的“白富美”形象博取薛某的好感,先后编造出国旅游、谈婚论嫁时家长要保证金等借口骗取薛某人民币54万余元。香港49图库图库本港台直播,当办案人员向薛某通报相关案情时,一直蒙在鼓里的薛某因为用情太深,抑制不住地失声痛哭。

  沉迷游戏仅仅是花丹萍沉迷网络的开始,不久后,一个比网络游戏更“好玩”、更“刺激”的网络平台吸引了她的注意。用正常人的思维很难想象看视频直播会花费那么多的金钱,但是在花丹萍看来这很正常。“团战模式、PK模式、赏金刺激、主播挑衅……这些都让看直播的我情绪高涨,被激起的好胜心再也抑制不住,只有不停刷礼物,赢得比赛胜利,才能赢得所有人的呐喊、欢呼、赞美,那种感觉真好。”至今谈论起这些,花丹萍的眼里依然放着光,那是这个平庸女人的人生中少有的“高光时刻”。

  2016年以来,花丹萍一直沉迷于YY直播,游走在公会的各个直播间,由于出手阔绰、头像漂亮,每到一个直播间都成为主播欢迎、游客追捧的“大姐”。现实中的花丹萍长相平庸、身材臃肿,并且经常跟婆婆拌嘴、跟丈夫吵架。她把网络当作逃离这一切、寻求安宁快乐的所在,在网络上渐渐迷失了自我。她把与主播之间的关系理解成网恋,心安理得地给对方打赏、刷礼物。“在直播间,只要你肯刷礼物、打赏,你就是大哥大姐,走到哪里都很有面子……”对于花丹萍来说,那是一种畸形的优越感,她控制不住自己不断往平台充钱。她觉得自己在网上就是个领导者,别人都要靠她保护。为了维护这份“优越”,她先后花光了结婚彩礼,变卖了金银首饰,刷爆了自己和丈夫的信用卡,继而又将贪婪“魔爪”伸向无辜村民缴纳的保费。

  回顾自己这短短几年的人生,花丹萍发现她的网络消费一直呈指数级增长,从最初的几百几千,到后来的几万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,那是永远也填不满的欲壑。

  2015年底,手头拮据的花丹萍第一次将村民正常缴纳的保费截留。2016年上半年,她又试探性将2名即将退休到龄的村民补缴的13400元克扣,之后一发不可收拾。先是编造虚假政策鼓动村民一次性缴足15年保费,随着这些保费被挥霍,她又继续鼓动年龄更低的村民提前一次性缴足15年保费。此后,花丹萍的骗术再次升级,她又编造了保费“升档”的谎言,要求已经交过保费的村民再次缴纳保费。4年间,受骗村民多达1700余人,甚至连自己的公婆也被蒙骗。直到犯罪事实暴露的前几天,她仍在网络直播平台用截留的村民保费充值刷礼物。

  “管它哪里的钱,到我这儿就是我的钱,有什么事也是我快活之后的事,反正过一天算一天。”回顾那时的精神状态,花丹萍也感到错乱,仿佛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状态。打开手机进入虚拟世界,那是一种不管不顾的癫狂;合上手机回到现实,一闭眼就是老百姓追要保费的画面,晚上一点点声响都会让她惊醒,整夜整夜失眠,如同惊弓之鸟。

  2020年8月,海安市税务部门缴费系统监测显示该市开发区施秦村有560余名村民的当年居保没有续保,脱保率高达90%。如此大面积的脱保现象引起了海安市纪委监委的高度警觉,在督促税务、人社部门核查的同时,迅速抽调审查调查精干力量成立专项调查组展开深入调查。很快,花丹萍被纳入视线,随着调查的深入,这起精心编织长达4年8个月的惊天骗局浮出水面。

  “如果我能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,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;如果我能在第一次贪污村民保费之后及时将钱补上;如果我能耐得住寂寞,不去欺骗别人的金钱和感情,如果没有这些放任与放纵……”在留置办案点,花丹萍设想了无数可能的“如果”,可惜这个世上并没有“如果”。回顾过去的三十年,花丹萍发现,她一直在做着放弃自己的事情,从小放任自己好吃懒做,以至于越来越胖,因此产生自卑感;上学时因为想法偏激而放弃了学业;婚后又因为自己的固执与偏见导致时常与家人发生矛盾口角,对家庭不管不顾。无论如何,这些都无法成为她贪污村民保费、诈骗网友钱财和感情的借口。她想起了自己年幼乖巧的女儿,一直包容着她,甚至知晓了她的所做所为却依然没有恶语相向、老实巴交的丈夫,以及把自己当“大孩子”惯着的公公婆婆。她原本也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,虽然平淡,却很温馨。可是这一切,都被她亲手断送了。

  “其实我在收取他们保费时,也了解到一些村民的家庭情况并不好,他们东拼西凑才将保费凑足了交给我,这份保费承载着他们对自己老年生活的一份希望,我的行为是可耻可恨的……”花丹萍回忆起至今都让自己无法释怀的一个细节,生活困难且有心脏病的洪大爷连最基本的速效救心丸都吃不起了,就因为她贪污了大爷的保费,导致药钱无法报销,只能眼睁睁等死……在经过组织长达3个月的审查调查、教育挽救之后,花丹萍对自己的弥天大错深感愧疚与不安。也许,这份愧疚与不安将伴随她一生。

  2021年3月,海安市纪委监委对开发区、施秦村的相关责任人展开严肃追责问责。

  “我已经回不去了,前面犯的错我也弥补不了,一步错,步步错,最终‘万劫不复’”。被留置期间,花丹萍在忏悔书中写下了这段话,浮华快意终究散去,留下的是面壁高墙的无尽悔恨。(张俊)